男子网络赌博负债累累 连偷带骗转走朋友20多万

摘 要

     被田超“锁定”的这个朋友也是同事,名叫李光。李光比田超年长十来岁,为人热心、实在,二人很谈得来,喝酒、聊天、交心,都没问题,但有一件事,田超是绝对不会跟李光提的,那就是他深陷网络赌博无法自拔。  田超是2016年开始接触博彩网站的,起初他抱着投机心态,想着天上能掉“馅饼”,没想到一接触就上瘾了,一年多下来,他已是负债累累。为了还钱

 

  被田超“锁定”的这个朋友也是同事,名叫李光。李光比田超年长十来岁,为人热心、实在,二人很谈得来,喝酒、聊天、交心,都没问题,但有一件事,田超是绝对不会跟李光提的,那就是他深陷网络赌博无法自拔。

  田超是2016年开始接触博彩网站的,起初他抱着投机心态,想着天上能掉“馅饼”,没想到一接触就上瘾了,一年多下来,他已是负债累累。为了还钱,田超透支了信用卡,申请了网上借贷,还央求父母把房子和车都卖了……东拼西凑,到了2017年12月份,还有10万元的窟窿没堵上。

  没办法,只能找人“借”了。田超把朋友圈来回扒拉了好几遍,发现既热心又有积蓄、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只有一个,那就是李光。借钱的理由他也想好了,就说父母重病媳妇又跑了……

 

  面对田超声泪俱下地控诉,李光二话不说掏出3000块钱给了他。田超说不够,想再借3万元救急,让李光通过支付宝绑定工资卡的银行APP转给他,说这样“省事”。考虑到二人交情不菲,李光答应了,可他没有开通网上银行业务,所以下载了银行APP软件之后,连输了3次密码,都显示不正确,还把工资卡给锁了。田超又让李光试着从支付宝上直接转账给他,李光也不会操作,干脆让田超代劳。田超也不推辞,甚至帮李光设置了支付密码,可忙活了半天,钱还是转不出来。

  田超无奈,只好等次日李光去银行,给银行卡解了绑,也开通了网银业务后再“借”一回。李光倒也爽快,直接把手机扔给田超,说:“你弄吧,我还有事,干活去了。哥们儿信你!”

  李光潇洒地走了,田超也麻溜地忙活开了:他不仅成功地从李光的支付宝账户里转走了3万元,还拿着李光的手机,以李光的名义办理了银行贷款业务。“我用李光的姓名和手机登录了他手机上的银行APP,里面有个贷款选项,我贷了81400块钱,这个钱直接转到李光的银行卡里。”田超事后供述说,他又用李光的手机微信绑定了这张银行卡,设置了支付密码,然后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,转走了5万块钱。随后,田超又用李光的支付宝绑定了这张工资卡,又转走了31300元。

  田超后来迅速把李光的工资卡解绑,同时清除了所有的转账记录。因为这8万多元是贷款的,李光工资卡里的钱数没有任何变化,致使拿回手机后的李光,没发现任何异样。

 

  事情到这远没有结束,隔了一天,田超又找到李光,给了他一张8万元的欠条。李光纳闷:“我不是只借给了你3万元吗?你怎么写了这么多?”

  借钱容易还钱难。事后,虽然李光多次催要,田超总是以各种借口拖延。李光无奈,主动找到田超,把银行卡的余额给田超看了,说自己就剩下这56000元了,万一遇点儿事不好办,让田超赶紧还他的钱。

  没想到,这56000元也被田超“惦记”上了。2018年1月的一天,两个人在聊天时,李光问田超,他们的工资卡是不是每月都要扣钱,田超告诉他,每个月有两块五的短信提醒费,可以取消,随后找出了取消短信提醒的代码,让李光把这个代码发给银行。

  李光依言取消了银行的短信提醒,却没想到,田超打起了小算盘:没有了短信提醒,那我把他工资卡里的钱偷偷取出来,他也不知道了。于是,李光工资卡里的56000元也在“不知不觉”中,转入了田超的支付宝里。甚至连李光发的工资、奖金,田超也没放过。

  2018年3月中旬,李光再次找到田超催要欠款,田超搪塞不过去,就含糊地说了句:“我都还了,没收到吗?”李光一听,就去银行查询,却发现卡里空空如也。李光赶紧调取明细查看,原来,钱全部转到了田超名下。

  李光报了警,25个小时后,田超落网。“我不认罪,我没有盗窃,都是我从李光那里借的钱!”田超先是如实供述了自己所犯的罪行,而后又辩解称,这24万多元是他从李光那里“借”来的。然而,证人证言、交易明细、聊天记录、银行短信及清单等证据,无一不在拆穿田超的谎言。

  胶州检察院对田超提起公诉,最终,胶州法院一审宣判:田超犯诈骗罪、信用卡诈骗罪、盗窃罪,数罪并罚,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。

【编辑:绘墨依羽】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昵称:
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
验证码: